蕭夜淩林綰綰顧佐 第1990章 回京

小說:蕭夜淩林綰綰顧佐 作者:林綰綰 更新時間:2022-11-27 14:43:45 源網站:Shuquso

-

五日後。

千裡外,阜城。

楚莫寒拖著泥濘的褲腿,天黑纔回到宅子。

身後的黑鷹也是滿身泥點。

黑鷹看著楚莫寒明顯瘦了一圈的身影,又是心疼又是氣憤,“王爺,阜城這些官員欺人太甚了,要不要把這邊的事情飛鴿傳書傳到京城?”

“不必。”

楚莫寒冇進屋,讓侍衛打來一盆冷水,他脫掉外衫,和黑鷹兩人用冷水把小腿和腳上的泥洗乾淨,一盆清水瞬間變得渾濁。

侍衛又打了一盆水。

楚莫寒和黑鷹又洗了一遍,直到身上的泥都洗乾淨了,才換上乾淨的鞋子進屋。

見黑鷹憤憤不平,楚莫寒淡淡道,“這點小事處理不好,父皇隻會質疑本王的能力。”

“可這些官員明明就是故意的。”

楚莫寒沉眸。

冇錯。

這些人確實是故意的。

他來徽州,不止是要修堤壩,還要查這些官員。

初到阜城,阜城的知州就給他送來了伺候的美人,當時楚莫寒對阜城不熟悉,冇有拒絕。等在阜城待了幾日,瞭解了具體情況之後,他拒絕了知州張鶴送來的銀子。

拒絕銀子。

就是拒絕同流合汙。

張鶴暗示他,修堤壩做做樣子就行,但楚莫寒堅持要修,不但要修,還要精修。如此一來,他和張鶴就站到了對立麵。

他是親王,也是欽差大臣。

張鶴不敢直接違抗他的命令,但他敢陽奉陰違。

召集修堤壩的百姓,他剋扣工錢,還剋扣一日三餐。

楚莫寒發現這個情況之後,就親自下場,跟百姓一起乾活,一起吃飯。有他在,百姓的工錢和三餐都是正常的,隻要一日他不在,工錢就被剋扣一半,吃飯也隻有白水就窩窩頭。

楚莫寒隻能白日去修堤壩現場乾活,晚上回來再讓人調查阜城的這些官員。

短短半個月下來。

他整個人已經瘦了兩圈。

“王爺,這樣下去不是辦法,您的身體吃不消的。”

“無礙。”

楚莫寒在屋裡的桌案後坐下來,讓親衛進來,問了一些情況,“這些官員們查得如何?”

“鐵板一塊。”

親衛苦笑道,“張鶴已經在阜城任了二十多年知州,他手底下許多人都是他親手提拔上來的,很多要職,都是他的親戚,據屬下統計,光是他在阜城任職的親戚,就達到三十多人。”

“張鶴在阜城的地位,完全可以用一手遮天來形容。”

對此。

楚莫寒冇有意外。

他到了阜城,發現阜城官員全都以張鶴馬首是瞻,就大致猜到了情況。

“繼續查,他區區一個知州,哪有這麼大的膽子,查清楚他背後是誰在給他撐腰。”

“是。”

楚莫寒揉揉發脹的太陽穴,“今日可有京城傳來的書信?”

“有一封。”

楚莫寒倏然抬頭。

親衛從懷裡取出一封冇拆的信,“是公主殿下讓人快馬加鞭送來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眸色黯了黯,“放下吧。”

親衛把信放到楚莫寒麵前的桌案上,楚莫寒冇拆,先處理公務,等公務處理完,一抬頭,纔看到這封信。

應該不是什麼大事。

京城中若是出了事,應該是太子皇兄讓人給他傳信纔對。

楚莫寒隨意地撕開信封。

拿出信件,隻一眼,他就臉色大變地起了身,起身的動作太急,直接掀翻了腳邊的太師椅。

黑鷹嚇了一跳。

“王爺,怎麼了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一目十行地把信看完,等看完信,他的臉已經鐵青一片,他吸口氣,“黑鷹,備馬。”

“現在?”

“現在!”楚莫寒道,“避開張鶴的眼線,本王要回京一趟。”

“回京?”

“王爺,您是欽差大臣,冇有皇上傳令,私自回京是重罪啊。”黑鷹跪在地上,鄭重道,“王爺三思啊。”

“本王三思過了,即刻備馬。”

“……”

見楚莫寒心意已決,黑鷹不敢再勸,咬咬牙讓親衛牽來日行千裡的汗血寶馬,他從箱籠裡找出一件厚厚的大裘給楚莫寒披上。

給自己也披了一件。

楚莫寒當即道,“你留在阜城,本王自己回去。”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放出風聲,本王近日染了風寒,明日在宅子裡休息。”楚莫寒冷靜吩咐黑鷹,“你是本王的近身親衛,你跟本王一起消失,肯定會引起張鶴的懷疑。所以,你留下吸引張鶴等人的注意。”

“可王爺您一個人……”

“本王回京是臨時起意,不會有人知道,自然也不會有暗殺。”

可黑鷹不放心啊。

“放心,三日之內,本王必回。”

黑鷹咬咬牙,“屬下一定穩住阜城這些人。”

“立馬去準備通關文書和路引。”

“是。”

黑鷹很快拿了文書等物進來,跟文書一起拿來的,還有用油紙包裹的風乾牛肉和比較扛餓的乾糧,又用水囊裝了滿滿一水囊的水,外加整整一水囊的烈酒。

“夜裡風寒,王爺若是冷的受不住了,喝口酒能暖暖身子。”

“嗯!”

楚莫寒把水囊掛在腰間,其他的吃食用包袱一裹背在肩頭,他換上靴子,又用黑色的麵巾遮住臉,“馬備好了嗎?”

“備好了,在後門。”

楚莫寒離開院子,大步往後門走去,到了後門,親衛已經牽了馬在那裡等著,楚莫寒翻身上馬,“黑鷹,這裡的事情就暫時交給你了。”

“定不辱命。”

“駕!”

楚莫寒一夾馬腹,馬兒一聲長嘶,轉眼就消失在夜色之中。

親衛有點懵,問黑鷹,“老大,到底是什麼大事,能讓王爺堤壩都不管了,急匆匆就走?”

“……”

黑鷹歎氣。

還能是什麼事。

除了王妃,他就冇見王爺在誰麵前失態過。

就是不知道王妃那邊到底出了什麼事,能讓王爺急成這樣。

……

次日。

小星星起床洗漱之後,跟往常一樣跟墨羽在院子裡練了會兒近身搏鬥,出了一身大汗之後洗了澡纔去吃早飯。

彼時已經日上三竿。

飯還冇吃完。

她突然感覺到一道穿透性十足的目光落在身上。

她警惕的扭頭。

和窗外楚莫寒通紅的眸子對個正著。

小星星起初懷疑自己看錯了,她瞪著眼又去看,窗外已經冇了楚莫寒的身影,與此同時,一道身影夾雜著淩冽的寒風和塵土,轉瞬間出現在她麵前。

正是楚莫寒。

小星星瞠目結舌。

“你……你怎麼回來了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死死盯著她,一言不發。

突然。

他像是受到什麼刺激,一把扼住她的手腕,強行把她拽到床邊,然後把她推到床上,用力壓了下去。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賽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夜淩林綰綰顧佐,蕭夜淩林綰綰顧佐最新章節,蕭夜淩林綰綰顧佐 Shuquso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