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他的目光打在趙錦兒的身上,淡淡開口,“趙娘子,劉能可是又跟你說了那些話?”

“嗯。”趙錦兒點頭,也不否認。

劉白歎口氣,眼中儘是無奈,“我知曉,劉能不過是擔憂我,但趙娘子,我這條命也都交給你了。”

壓力很大!

明明趙錦兒是胸有成竹的,可是在此刻突然感覺又千斤頂壓下來。

“劉老爺你這話說的,我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情,那可全都是我的錯了。”趙錦兒整理著東西,一邊笑道。

劉白看了過去,立即道:“趙娘子,我可不是這個意思。”

他是甘願讓趙錦兒做得,即便出了什麼事情,劉白也是想著自己承擔,他自然是不願意看到趙錦兒苦惱。

看來,他還是得好好跟劉能說說纔是。

不能讓趙娘子有負罪感。

“我自然是知道,我也會竭儘所能幫助劉老爺恢複記憶的,您放心。”趙錦兒笑了笑,隨後看向他,“劉老爺先去榻上,等下我會給你用麻藥,您會冇有過大的感覺的,恢複記憶也不是立即能恢複的。”

“嗯。”

劉白起身,朝著塌邊走過去,倒是有一副視死如歸的感覺。

他坐在塌邊,目光再次落在趙錦兒的身上,“就如同我之前說的那般,我不想稀裡糊塗過完這一輩子,我願意承受任何的風險,即便是死......”

話還未完,就被趙錦兒給硬生生給打斷了,“您這是一點都不信我的醫術啊,居然會覺得您會死。”

“我並非那個意思。”劉白立即搖頭。

趙錦兒一笑,拿著手上的麻藥遞給了劉白,“劉老爺,我倒也想知曉您什麼身份,說不準真的跟我有什麼關係呢。”

“好。”

劉白真的跟趙錦兒有些像。

甚至劉白不知道為何,趙錦兒居然給她一種親切感,這種親切感讓劉白更加像知道他跟趙錦兒是否有什麼關係。

他最後,吃了藥。

趙錦兒拿著工具,深吸一口氣朝著劉白過去,有過之前的一次,這次趙錦兒比上次會熟練很多,但是開顱說到底也需要十分的謹慎,特彆是腦內一旦有半點差錯,可能劉白這條命就真的冇了。

她在屋內,有人也在屋外等著。

門口的劉能來回踱步,時不時停下腳步,眼圈都在泛紅,“秦公子,我家老爺不會有事的吧?”

“不會。”

即便秦慕修這樣說,劉能還是擔憂的很,他依舊在秦慕修跟前晃悠著。

開顱是大工程,趙錦兒需要久一點,劉能的那顆心,就根本冇有半分沉下去,甚至到了吃飯的時候,自己一口飯都吃不下。

“你這般,隻會讓我覺著你並不信任我家娘子,有我這個例子在前,你家老爺不會有事的。”秦慕修坐在院內的桌子上,桌子上擺放著的是丫鬟送來的吃食,他一口口淡然的吃著,顯然對趙娘子十分有自信。

雖然趙錦兒的醫術的確不錯,但說不擔心怎麼可能?

在劉能的苦苦等候下,趙錦兒終於出來。

“趙娘子,我家老爺怎麼樣?他有冇有事?”劉能衝過去,他的手因為擔憂不由得緊緊抓住了趙錦兒的胳膊。

秦慕修見狀,立即上前扯掉劉能的胳膊,瞥見她麵色有些發白,“怎麼樣?”-

為更好的閱讀體驗,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,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, 轉碼聲明
賽玉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錦鯉嬌妻:攝政王寵妻手冊,錦鯉嬌妻:攝政王寵妻手冊最新章節,錦鯉嬌妻:攝政王寵妻手冊 Siluke
可以使用回車、←→快捷鍵閱讀
開啟瀑布流閱讀